mg電子遊戲娛樂場/漫漫人生路

故事、終究是遠去了。只是、記憶的弦依舊撥弄著昔日的旋律、欲斷還續、萦繞在似水流年的每一段闌珊的回望裏!
一程漂泊、一場相似的際遇,引一段破碎的流年!一場相遇、一份相知、書一段別樣的年華、一段塵緣,一朝離散。只恨歲月把青蔥刻畫得淩亂、多少人從此一念成殇。帶著飄搖的心緒空對一簾虛無的晚幕孤單的回望著某一個方向。孤影自傷、獨自沉吟。
迎風,孤單的望向天空、任指尖的煙草彌漫在身周,耳際、斷續傳來鄰家小院飄出的旋律,那旋律、如泣似訴、頃刻間思緒湧動、柔腸百結、跌宕著輕柔的疼痛、緩緩流散成一地細碎的落寞!
這些年、爲一段所謂的幸福、不斷留連于這座似乎早已經熟悉卻又無比陌生的城池。一如昨日、走熟悉的街道、看陌生的人潮、品曾經的味道!到頭來終究免不了看誰一座孤城、追憶一段舊的時光、獨自回味一段封沉的難圓舊夢!
相遇、總是偶然,只是、相知終究太難!如若、把所有的情深難寄都歸咎于緣份太薄。那冷漠又如何能讓人感覺負罪!如若、把記憶都統統打散,是否、故事就從不再連貫。如若、逝去的流年還能夠尋得回來、是否還會選擇緊緊握住往事獨不願放手。說好不再留念往事、說好與憂傷絕緣!爲何心緒依舊一如昨日那般難以平複!
原本以爲、隨著年深月久、時光終究會把過往的所有都統統抹淡、卻不曾意料、歲月早就爲封沉的往事再次重啓埋下伏筆。遙想昔日曾牽著手穿梭在流動人潮中的手、今日只能緊緊握成拳頭、慵懶的遊離在昏暗的霓虹街燈下、形影相吊!
滾滾紅塵、芸芸衆生,俗世相遇。且不論孽緣與否、都不知要曆經多少宿世的輪回方可成就!茫茫人海、浮生百彙,緣牽一線,且不管成敗與否,都不知前世曾誠許過多少諾言才得如願!紫陌紅塵、俗世兒女、試問有多少人能夠做到心口一致、從一而終。
莫名想起一段文字:“如若可以、請把mg電子遊戲娛樂場留在最美的年華裏、就此沉睡、不再醒來、”有人說比麻木更深的莫過于淡然、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夠做到淡然面對生命中那些既成往事的昔日。
清淺歲月、缱绻流光、幾度回眸,只一曲清歌低吟淺唱、只恨時光的筆把相知寫成相知過、而那些擱淺在記憶深處的似水柔情、終究也只是一紙書滿歡喜悲憂的音符、總是一次、再次染指每一段極度難舍的回憶!
經年過往,彈指成殇。歌不盡前塵舊夢、堪不破浮華三千。韻華、被時光分割成對角的空間,才逐漸懂得、那些曾輕許的諾言,箋定的盟誓、都只不過是約定俗塵裏的一翦流雲,終究無發承載歲月風霜的侵襲、化爲飛絮飄散在紅塵裏!
時光流淌、亂了流年。奈何、無法散去曾經。故事、終究是遠去了,只是記憶的弦依舊撥弄著昔日的旋律、欲斷還續,萦繞在似水流年每一段闌珊的回望裏!  

我想,我有一個長長的一生。由它而始,也于它而逝。
它像一座永不沉沒的島嶼,讓我偶爾棲息在它懷中。總有一天,我將離開它,飛向無盡的大海,尋找我人生的另一份期待。但我知曉,這並不是結束。即使我在大海的無盡中承歡,也無法永遠飛翔。我總需要停歇,在無盡的黃昏裏,直到精疲力竭,那一刻才會墜地。
就像落葉歸根。
母親的叮咛總是一遍又一遍的在耳畔響起,勸我勤奮,囑我努力。她對我說,等我長大到外面去,有一份好工作,接她過去。她希望我離開這裏。我也曾迫切地希望早日長大,也好離開。但我又怕離開,離開這個見過我所有不堪與懦弱的地方,離開這個存在著我歡笑辛酸的地方。這裏有我的親人,我的朋友,我的那些所無法放下的事,還有在陽台眺望時映入我眼眸的向南飛去的大雁。曾經讀過許多思鄉的詩文,作者大都描寫自己如何想念家鄉,想到人憔悴,念到腸寸斷。我總想得簡單:想念何不回家?
朋友問我:你最想去哪?巴黎,我寄予了美好幻想,這個浪漫似醇香甘酒的國都。那之後呢?腦中第一想便是周遊世界。可是每當我想起家中的那座屋子,家中我的親人,那便只有回家,回到我最初的地方。
就像落葉歸根。
忽然想起彼時做過的一個夢:在陌生的城市,我一個人拉著巨大的行李箱走在人潮擁擠的街頭,陌生而又彷徨。然後我突然清醒了,不再精神恍惚,回到現實中。我可能遠比想象中膽小,只是我還未發現。後來我想,我對這個地方的依賴感,也許是從這一刻就開始了。
或許是因爲我這不安的性子極易受人影響,想著停留卻又期待遠方。我終于在時隔半年後再次見到我的姐姐。我問她,最近好嗎?她說,總是想家,卻因爲學業繁重無法抽空。原來,並不是什麽事想就可以如願。聽她說著大學裏的新鮮事,心中很是期待。那就要離家。
年少的我總是揮霍我不羁的青春,時常與父母鬥嘴,想著心中的憤懑,期待長大離家時的欣喜。卻每每在午夜夢回時,聽見母親仍在堅持她手中的活,機器發出“哒哒”的聲響,像一場耐人尋味的訴說,響徹我耳畔。我想我永遠無法忘記,伴隨著我童年成長的聲音。忘不了它,也將不可能忘記這裏。
這是我的家鄉,我的本源,就像大樹的根。那是我的根。
對于母親的勸谏,我深以爲然。我知道,以我的性情,決計不會甘心在同一個地方再呆上十多年,我會離開,去往別的地方,或是東南,或是西北,更甚至,離開祖國。
若我獨行,在異鄉的夜晚,當我看到皎潔的月兒,心中所想的定是我家的那盞燈,不知道會在哪裏等待。
人們看待事情有始末,無論過程怎樣艱辛,至少有結果。于我的一生中,始在這裏,我便期待未來百年之後,在我生命的最後一霎,也會是在這裏,燃盡我的時光燈燭。
這是mg電子遊戲娛樂場的根。
落葉總要歸根。  

★網站部分內容來源網絡,如不經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發送郵件聯系我們在36小時內刪除★。
本文鏈接:
上一篇:
上一篇: